副总裁:修改宪章以削减司法权力

时间:2017-07-22 10:29:10166网络整理admin

<p>那些建议总统采取导致与最高法院正面对抗的道路的人正在使我国处于政治和宪法危机的边缘</p><p>他们也使总统有机会为人民留下积极的遗产</p><p>在这样做时,他们会调用公共利益的名称</p><p>模糊他们的自私利益和公共利益之间的划分是危险和专制的</p><p>制衡是民主的基础</p><p>当最高法院宣布支付加速计划(DAP)违宪时,它正在行使其在总统科里·阿基诺时期批准的1987年宪法所规定的权力和义务</p><p> “宪法”在司法机构不仅依靠权力而且还有责任“确定是否严重滥用酌处权,相当于政府任何一个部门的管辖权缺乏或超出管辖权时,都是非常明确的</p><p> “这恰恰包括在内,以防止司法机构屈服于一个分支机构或一个人的意志,就像戒严期间的情况一样</p><p>作为在戒严期间争取自由和民主的人之一,我欣赏1987年宪法赋予最高法院的权力</p><p>它体现了数百万菲律宾人的希望,他们使1986年的埃德萨革命成为一个强大的司法机构,成为反对任何形式的独裁统治的最佳保障</p><p>作为一名律师,我坚信民主要求三个共同平等的分支 - 行政,司法和立法机构 - 尊重每个人的独立性,并承认宪法规定的每个人的权力,职责和限制</p><p>健康的民主将使人民受益</p><p>虽然我尊重那些抱怨司法过度的人以及那些相信取消总统任期限制的人的观点,但我祈求冷静思考以抑制突然的政治举措</p><p>我们绝不能让纯粹的党派考虑因素侵蚀保障我们自由的制度</p><p>甚至在总统发表声明之前,我已经宣布,除了经济条款之外,我对宪章的反对也有所改变</p><p>我的立场没有改变</p><p>我将继续反对改变政治宪章,不仅因为原则,而且因为在我们需要民族团结的那一刻,